专家:加快构建多层次养老保障体系

2017-02-08 养老那些事儿

 

 

  加快多层次的养老保障体系建设,应准确界定政府的责任,要发挥各个层面的资源优势;发挥市场功能,满足差异化需求,超出基本层面的需求可以用其他手段、资源来满足。

  我国应当加快构建结构合理的多层次养老保险体系,在积极促进基本养老保险制度良性发展的基础上,进一步深化年金制度改革,使其早日成为我国养老保险体系的重要补充。这是出席第六届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论坛暨《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6》发布会的业内专家的一致看法。    

  构建多层次养老保障体系势在必行

  从2010年到2015年,我国养老保险覆盖面从3.59亿人扩大到8.58亿人,年均增长27.7%。5项社会保险项目覆盖面达到近21亿人次,社会保障体系已从制度全覆盖向人群全覆盖迈进。2016年11月17日,国际社会保障协会向我国政府颁发了社会保障杰出成就大奖,表彰中国发展社会保障事业的决心和执行力。

  与此同时,也应看到,在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社会即将进入深度老龄化的时刻,我国的社会保障事业面临很多挑战。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培林指出,当前我国的养老保险制度负担加重,基金财务压力进一步显现,人们对老年生活水平的要求日益提高,基本养老保险的独撑局面亟待突破。

  “十三五”规划纲要明确提出,构建包括职业年金、企业年金和商业保险的多层次养老保险体系,年金制度将成为养老保险体系的重要补充。

  中国社会保险学会会长胡晓义分析指出,基本养老保险属于基本层次的保障,建立20多年以来,取得了长足发展,2015年收支规模分别比98年增长了19倍和16倍,积累资金35000多亿元,待遇水平也有了明显提高。企业年金制度属于补充层次的保障,于2004年开始在我国正式实施。2006年以后,企业年金基金实行市场化投资运营,政府部门进行监管,2015年底,建立企业年金的企业有7.5万户,涉及2300多万员工,积累资金有9500多亿元。在这个层次上,还有一个职业年金制度,是伴随着2014年机关事业单位养老制度改革而建,目前还处于起步阶段,也积累起几十亿元资金规模,开始有几千万元量级的微量支出。

  然而,年金无论在参与率还是在资金规模上都存在很大差距。李培林指出,目前我国企业年金参与人数为2320万,职业年金覆盖人数约为4000万,合计不到全国就业人口的8.2%,基金规模只相当于基本养老基金结存量的27%,并且集中于大型国企,难以全面发挥对养老保险的补充作用,急需深化改革。

  胡晓义认为,加快多层次的养老保障体系建设,应准确界定政府的责任,要发挥各个层面的资源优势;要合理调整体系的结构,增强制度的可持续性;还要发挥市场功能,满足差异化需求,超出基本层面的需求可以用其他手段、资源来满足。

  基本养老保险如何实现良性发展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执行研究员孙永勇指出,我国的基本养老保险已经进入低速发展的时期,整个发展情况不容乐观。具体表现在,2015年参保人数、参保职工人数和离退休人数增速同时出现下滑,离退休人数增长速度高于参保职工的增速,参保职工的缴费情况也在继续恶化,将近20%没有缴费,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增速也在快速下滑,有8个省份参保人数负增长,所有省份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收入仍然保持增长,但支出增长速度更快。

  孙永勇呼吁国家尽快推出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新的顶层设计方案。此外,他还提出,推进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改革,要考虑客观现实情况,顺势而为,例如针对如何做实个人账户的问题,可以既建立现收现付制度又建立个人账户;针对“扩面”的问题,可以探索一种针对小微企业专门的养老保险制度安排,等等。

  上海社科院研究员左学金认为,实现基础养老金的全国统筹,能够很大程度上解决不同省份基础养老金出现的严重收支、结余或亏损不均衡情况;基本养老保险参与率低是由于强制缴费率过高,降低缴费率才有可能扩大参保率;此外,还要进一步强调多缴多得的激励机制,退休金的增长不能每年由国家规定涨多少,应该根据规则来涨。

  引入“自动加入”机制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介绍说,《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6》是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自2011年以来的第六部年度系列报告,今年的报告以年金为研究主题,围绕年金制度全面深化改革为主线,提出了年金制度下一阶段的改革重点和主攻方向是千方百计扩大参与率的重要结论。

  郑秉文认为,引入“自动加入”机制是扩大年金参与率的关键,要进一步放开个人投资选择权,扩大投资范围以提高风险收益,进一步完善税收优惠政策,通过养老金管理公司拉动年金市场,完善委托代理制等措施,为年金有效运行提供制度保障。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齐传钧介绍说,我国企业年金近8年来平均投资收益率为8%,总体来说不错,但相对于13%、14%的工资年平均增长率,或是部分能做到10%的国外养老金的投资收益率,还是堪忧的。

  齐传钧提出,过去为养老金所做的顶层设计都是针对单独的某个制度,如企业年金、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等等,如今应当针对整个社会保险体系做出顶层设计,这需要国务院层面进行统筹推进。

  胡晓义指出,职业年金刚刚起步,开始有了一定积累,但是运作路径并不十分清晰。职业年金承载着制度转轨的过渡性功能,刚性强于企业年金,所以它是强制性的制度安排,同时又有财政资金注入,还有市场运营的模式,操作复杂度高,需要周密设计、精心实施。

  胡晓义认为,企业年金不像职业年金具有一定强制性要求,是完全自愿性的,加快企业年金发展,可以考虑提高企业年金实施强度。此外,还可以思考重新定义第一层次和第二层次的边界,将安排在基本制度里面的个人账户养老金拿出来,或者拿出一部分来和第二层次相结合,让它具有更多的灵活性和个人选择性。

来源:中国财经报 记者 惠梦 实习记者 项欣

 

欢迎报名参加:
2017年2月25日,北京

2017中国健康养老产业发展趋势论坛
暨中国健康养老产业丛书发布会

报名信息:姓名、单位、职务、电话、邮箱
(也可将报名信息发至以下电话号码)
秘书处:13811691944、13718631780
论坛支持、赞助:13001134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