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人口老龄化 招行“养老信托”面世

近日,招行私人银行推出“养老保障特殊目的家族信托”,为老龄客户提供更高品质、更个性化、更有保障的养老金融服务。这也是继首批试点养老理财产品后,招行养老金融的又一次创新。

  具有两大养老属性

  据了解,养老保障信托属于招行家族信托项下的子系列产品,同样是1000万元的设立门槛,预计可装入的财产有现金、保单等形式。

  在该信托框架中,招行拥有客户关系的主导权和信托财产资产配置的建议权,信托公司作为受托人,负责信托架构设计与搭建、按信托合同约定向受益人分配信托利益、按照招行和委托人协商后的指令执行。

  其中,养老保障信托的“养老”性质主要体现在两点:第一是服务群体为老龄客户,一种形式是子女作为委托人设立养老保障信托,将父母设为受益人;另一种形式是老人作为委托人设立养老保障信托,将自己列为受益人之一,后续由招行团队测算养老资金需求、配置理财及保险产品,在实现资产保值增值的同时考虑当期开支及养老消费。

  第二是通过招行的合作方组织资源,向受益人提供衣食住行、老有所医、老有所学等增值权益。比如,受益人通过购买保险公司的一款附带养老社区入住权的保险,并将该保单装入养老保障信托中,便可享受入住权益。

  参与该合作的五矿信托家族办公室副总经理储爱琴表示,五矿信托作为受托人,在养老保障信托服务中还进行筛选推荐具有相应资质和能力的养老服务机构,并可对未来受益人选用的养老服务对养老服务机构进行受托支付。

  储爱琴认为,搭建养老服务生态圈是业内共识,预计招行后续搭建的服务平台将会更加完善。

  “我觉得招商银行这个产品重点可能是与保险产品以及与保险公司的养老社区服务相结合。”一位家族信托办公室负责人推测道。

  调查发现,参与招行合作的信托公司包含五矿信托、中航信托、外贸信托,均与专业养老服务机构有建立合作关系。其中,五矿信托和中航信托均在业内率先推出了养老信托的专属品牌,主要服务直销客户。

  养老信托初成长

  《2021年信托业专题研究报告》指出,整体来看,养老信托在国内的实践仍较少,产品种类和范围比较模糊,并没有形成很成熟的产业体系,也没有很成熟的产品模板。

  报告提到,业内虽有相关尝试性的试验产品,但整体来看大多只是普通的资金信托+购买养老健康产品的模式,并未体现养老金融在整个生命周期对于投资人的规划,且整体投资门槛较高,受众较小。

  2021年信托公司披露的年报显示,在年报中专门披露养老信托业务落地的公司不到10家,且多作为家族信托整体框架下的一项服务,有的则将其作为养老慈善事业去进行。

  而在参与养老第二支柱建设方面,信托公司年金业务资格则长期止步于法人受托机构和账户管理机构,且市占率偏低,仅有2家信托公司参与;职业年金市场上,仅有中信信托1家抢得一席之地。

  但是,这一市场却还是被看好。中信信托2021年年报显示,公司当年首次采取事业部模式,先后在需要重点发力的业务领域,设立了证券投资事业部、家族信托事业部、养老金事业部、运营管理中心,对转型创新业务给予考核倾斜和资源扶持。

  外贸信托方面亦表示,未来养老信托将会在养老服务产业中发挥着愈来愈重要的作用。

  对于养老信托展业过程中碰到的障碍问题。某头部信托公司家族信托部人士分析称,主要有两大难点:第一是受制于信托财产登记和税收制度的缺位,信托财产目前仍以资金为主,信托公司在接受委托人交付的不动产、股权、收益权、知识产权等财产或财产性权利时存在操作难度,税收成本较高。

  “尤其老年人多以持有不动产作为养老资产资源为主,税收成本严重影响了客户设立信托的意愿。”该人士表示,建议尽快完善信托相关配套制度,包括信托财产登记制度及税收优惠政策。

  第二是养老服务范围广,专业门槛高,客户需求个性化强,而养老服务市场本身也存在养老设施不足、护理人员短缺、养老服务质量良莠不齐等多种问题,信托公司在短时间内难以筛选足够数量且优秀的养老服务机构并匹配客户的个性化需求,以致养老服务信托业务尚未实现规模化开展。

  “我们也正在研究养老信托相关的产品,但还未推出。”某股份行私行部人士表示。

  有业内人士认为,近年来国家正在加快搭建养老金融政策体系,预计随着支持政策进一步释放,养老信托将得到快速发展,成为养老第三支柱的重要补充,建议在法律法规上进一步对养老信托业务进行清晰界定。朱英子

来源:城市金融报

大家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