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专访】王建业:每位老年人都是个人健康的第一责任人

养老那些事儿 今天

王建业,北京医院院长,国家老年医学中心主任。中央保健委员会委员,中华医学会老年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华老年医学杂志》主编等,北京大学康养产业领军人物研究班特邀授课老师。

 

“老年人的健康其实不单是医院的事情,每一位老年人就是他个人健康的第一责任人。”

随着年龄的增长,老年人的心、脑、肾等各个脏器生理功能减退,代谢功能紊乱,免疫力低下,易患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及肿瘤等各种慢性疾病。这些疾病致残率及病死率极高,尽早开展健康管理,能够有效实现早预防、早发现、早治疗,减少并发症,降低致残率及病死率。

据统计,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的重症危重症患者中,老年人居多,而北京医院作为国家老年医学中心,优势就在于老年医学研究和多学科综合管理。

2月7日,62岁的北京医院院长王建业带领第二批151人的医疗队奔赴武汉,整建制接管了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的重症病房,积累了大量老年患者临床救治经验。

央视网记者就老年人的健康管理、疫情期间老年患者的救治特点、未来老年医学如何应对人口老龄化等问题,采访了北京医院院院长王建业,以下为采访文字实录。

央视网记者:老年人的健康问题越来越受到社会关注,北京医院作为国家老年医学中心,在人口老龄化和老年人疾病研究方面是怎么做的?

王建业:随着人口老龄化程度的加重,我国现在大概有老年人2.5亿多,随着时间推移大概每年增加1000万。国家老年医学中心承担的任务,就是要解决老年人的一些基础的问题。比如说人为什么会衰老啊?如何去促进健康老龄化?来解决这些问题。

第二个就是我们要对老年医学工作者进行培训,因为我们现在的准备并不足,老年人的医疗健康服务需求很大,但是做这些服务的专业人员数量不够,因此我们要进行培训。

还有就是建立标准,就是老年健康相关的一些标准。国家卫生健康委专门成立了一个老年健康标准委员会,这个标准委员会的秘书处就设在北京医院,就是以国家老年医学中心为依托,组织全国的专家、老年医学的工作者来去制定一些相关的标准,这是我们很重要的一个工作。

还有一个就是我们要建立一个老年人健康的大数据平台,这个也是非常重要的,就是在未来我们可以把老年人的所有的信息都集中到这。那么通过这个大数据平台,将来可以分析出来,比如说疾病,哪些是多发病,哪些是老年人的常见病,这些疾病有哪些特点?它就是一个大数据,任何时候做科学研究都可以把它调出来。

央视网记者:您刚刚提到了这个大数据平台,现在有了什么成果?

王建业:目前的话是对接到省(级),就是这一级正在和他们对接。说实话,真正的大数据的基础性的工作是在基层,省里面你先跟它对接,它也是个空的,它得到县到乡、到卫生院,这个工作是一个非常漫长的一个事情,不是很快能做起来的,但是我们现在有一个就是相当于一个老年医学的一个协助网。但是这个数据的话呢,因为中国太大,经济好的东部的沿海这些城市的数据,不能代表全国的数据,经济条件好,医疗保障好,人就活得长,健康状况就好。但是我现在考虑一个问题是什么呢?各省的数据它是最可靠的,在你这个省决策也是有用的。我们医疗上的一些救治、疾病的防控、健康管理、慢病管理都是很有作用的,老百姓会受惠的。

央视网记者:那老年人在日常照护方面要注意些什么?

王建业:老年的健康其实不单是医院的事情,因为医院的话它是有病才治的。老年人的健康,我个人认为主要就是他个人的事。每一位老年人就是他个人健康的第一责任人,包括他的一些起居、饮食习惯、心态都很重要。当然医疗条件、经济上的保障也很重要,但是个人问题还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运动、个人一些生活习惯都是很重要的。对于他老年人来说科学知识的普及、健康知识的普及是第一步。应该让他知道什么事情可以干,什么不可以干。所以健康中国老年人健康行动里面,第一大任务就是健康知识的普及。

作为国家老年医学中心,我们提出,不单是健康知识的普及,而要提高老年人整体的健康素养。不单是一个知识,普通的人、健康的人是整体的健康素养,这个很重要的。

我们一直在讨论什么叫健康发展,比如他血压高,我们给他用了降压药以后,他控制在一个比较合适的范围算不算健康?你说一点病都没有,所有化验跟年轻人一样全都正常的。那这种人不好找,毕竟人体的老化器官功能就会发生衰减,不可能一个指标都没有,都没有问题的,太难了。

央视网记者:比起其他的医学科学,您觉得老年医学有什么自身的特点?

王建业:从老年临床医学来讲,各个科各个专业人家是治病的,是对的器官,我是心脏科的,那如果这些心脏有问题,该搭桥的搭桥,该放支架的放支架,该安起搏器的安起搏器,他就对着这一个器官,我让他功能恢复到正常就ok了,它是对着器官的某一个或者是某一个系统。各个科各个专业人家是治病的,是对的器官。老年医学是对一个人的,因为他是心脏出了毛病,问题是他心脏有这个毛病的话,他这个人本身他其他器官也都衰退了,所以我经常讲就是要整体去衡量一个人,综合评估,这就是他的特点。

我经常讲一句话,就18岁的(人)阑尾炎和80岁的人做阑尾炎,那么就是从手术步骤上都一样,但是整个围手术期的护理、整个治疗那差距很大。手术的过程是一样,但是整体的一个我们叫围手术期,就手术前和手术后这两周内,那是差别很大的,这就是老年医学的特点。

央视网记者: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老年感染者的治疗可能是最难啃的“硬骨头”了,北京医院的医疗队在进行老年患者治疗方面是怎么做的?

王建业:因为我们是整建制接管医院,一个病房是50张床,一个就是重症和危重症病人病房。我们总结了三个多这些病人,一个是重症危重症的多,第二个老年病人多,第三个就是基础疾病多,就是反正老年人别的病很多。我们觉得治疗新冠肺炎,单纯治疗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能够把他身体的其他问题调整好,这个太重要了。别的问题调整不好,他扛不过来。

我们那时候提出来一人一议,每一个人都要单独去讨论,一人一册,每个人都有一个指导方案,个性化。我们还可以跟北京医院大后方去进行远程会诊,这个都可以做到。就我们自己而言的话,我们认为就是还是要充分发挥MDT的这种诊疗模式,就是多学科组成团队,统一来看。

央视网记者:随着互联网医疗的发展,您刚刚也提到了,我们医院诊疗模式也发生变化,在疫情防控常态化条件下,您认为这个诊疗模式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王建业:从医院管理者来说,就是改变观念,进行网络医疗,要大力推进智能化在医院管理和医疗整个管理过程中的应用,而且要加快速度。

像现在北京市采取措施,基本上取消了窗口挂号,尽量不让你到窗口交费,尽量建议你去自主交费、手机付费等。这些办法其实都是一个智能化在医院的应用。把它做好的话,在这种疫情防控常态化下,可以大大减少人员的流动。

央视网记者:今年是脱贫攻坚决战决胜之年,您认为我们应该如何开展这个健康扶贫?

王建业:在扶贫里面,其实健康扶贫非常重要,因为老百姓因病返贫、因病致贫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作为国家老年医学中心,更关注贫困地区老年人的问题,在贫困地区老年人的问题里面,我们更关注慢病管理。

很多人50多60来岁就脑溢血死亡了,原来你们身体挺好的,没有任何病,他怎么会突然脑溢血,肯定是有病嘛。高血压造成就是类似那些(疾病),他原来不知道,知晓率很低,所以第一要提高知晓率,对于疾病的知晓率,这是第一个,你要知道你有什么病。第二,有病以后要提高他的就诊率。这个有病你就得去看呢,对不对?第三个,要提高老年人常见慢性病治疗的正确性、正确率,就是说要很准确的规范治疗。因此我们有义务对基层的医务人员进行培训。

央视网记者:作为一名医生,您对未来老年医学事业有什么样的期待?

未来,老年学医学事业肯定要加大它的发展速度,国家会非常非常重视。对于基础研究,你看从国家来没有投过这么多科研经费。另外一个从老年医学的角度讲,未来我们有一些要加大发展的领域也属于老年医学,比如老年预防医学会加速发展,老年康复医学会加大加速发展,老年护理学会加速发展。

老年医学将来会变成夕阳专业,但会是朝阳事业。夕阳专业你对的都是老年人老头老太太,但是这个这个专业这个事业是个朝阳事业,是刚刚起步的,因为老年人口越来越多,所以这个专业会成为国家最重视的一个专业。

来源:央视网 记者 潘聪 康彦龙 杨兆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