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大学彭希哲:银发经济未来有无限前景

养老那些事儿

 

2022全国两会召开,老龄化是其中备受关注的话题之一。近日,复旦发展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复旦大学人口与发展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彭希哲教授在中国经济周刊“两会时间”栏目中,就“如何发展银发经济”这一问题发表看法,以下文字根据视频内容整理而成,供读者参考。

 

实际上在我们国内,现在对银发经济这个概念使用得比较乱,中央文件中有用银发经济,同时也用老年产业、老年事业或者银发产业等各种不同的说法。我们认为,银发经济,是和老年人的消费服务和为老年人服务的这些基础设施建设都有关的这一部分的经济门类。像计算机产业、服务业,或者销售业,都是一个具体的行业,但是银发经济设计和老人有关的产品,几乎是全行业、全产业链的,它的范围很广。所以我认为,我们在学界和政府内部都需要对银发经济有个更精准的定义,对它的内涵和外延有更明确的表述。

 

我有时跟一些朋友们讨论,年轻人以后每年就出生一千万左右,但老年人在未来的十几、二十年内,每年要增加两千多万。因此老年人口总量在不断地增长,年轻人口可能会持平,甚至下降,这样老年的消费群体会越来越大。老年的银发经济从现在的数字来说,占到整个中国100多万亿人民币的GDP中将近十万亿左右,基本在8%-10%(因为银发经济的内涵外延不确定,所以它的指标与口径也不完全一样)。

 

在这其中,我们要看到几个情况。

 

一个是这个从供给侧来说,我们还没有充分地发展针对老年人的服务及这部分的产品。我们提供的服务是传统的服务,达不到现代老年人,特别是“年轻”老年人的要求,比如说抗氧、旅游、再就业以及老年大学的改造,我们现在很少有这方面的服务,所以从供给角度来说,我们对给老年人的这个产品的和服务的供给是不足的。

 

第二个是老年人的消费能力还没有得到充分的释放,这有一部分是因为公共服务,即公共养老资源的配置不够,所以老年人还要担心将来的消费情况,从而降低了现在的消费。但另外一方面是我们会看到在很多地方,包括日本和欧洲其他国家等老龄化的国家,他们老龄化的程度比中国老龄化的程度要严重的多,比如日本65岁以上的老人都要超过人口总数的25%,我国65岁以上老人的占比现在是14%,只有只有日本的的一半多一点,所以在老龄化的程度上,我们比先期老龄化的国家低很多。同时,我们从国际的经验来看,国外的老年人老了以后,特别是到了高龄以后,他在与他的健康有关的医疗和保健这方面的服务上消费非常高,这个消费一部分是他自己的个人消费,还有更多的是国家的公共消费。那么这块在实际上,我们也没有在供给方面给出更多的贡献,也没有在消费层面把这部分的消费诱导出来。

 

从全世界的例子来说,婴儿潮出生的那批人,当他进入老年以后,他们是全世界每一代人中间相对来说最富裕的一代,包括现在与现在中国年轻人相比,年轻人工资很高,但比较起来,还是老年人的储蓄要比年轻的储蓄要多得多,而且在过去几十年中,随着中国的房地产市场的发老年人手中有房产,但是没有现金来消费,所以这里面就需要有很多老年的金融啊,或者按揭等其他的一些方式,把这部分资产变成可以使用的现金或者是资源,这需要有很多的研究和配套政策。

 

我的总体感觉,是老年人的银发经济在未来是一个很大的一个产业类型,它在中国经济中间整体占的比重会不断的上升,一方面随着中国人消费模式的变化,另外一方面随着整个中国整个国力的不断发展,消费市场的发展,同时也跟随着中国老年人的社会经济参与能力的不断的提高和完善,银发经济,他在未来有无限的前景。

 

来源: 复旦发展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