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红代表:成立国家老龄事务部宜早不宜迟

养老那些事儿 

 

养老那些事儿:今年两会期间,成立专门的国家老龄事务部门的建议成为今年两会的热点之一,先后有多位委员、代表提出相关的建议,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政协副主席朱晓进建议在国家层面设立老龄事业部,对老龄事务进行统筹管理全国人大代表史贵禄:建议设立老龄工作事务部 全方位开展老龄事务工作

 

柳红代表:成立国家老龄事务部宜早不宜迟

 

全球人口老龄化问题加剧,中国人口老龄化增速世界第一!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人口基数大,经济发展也突飞猛进,但人均占比少,同样也面临着人口龄化的难题,成为了经济发展的一道阻力。如何解决涉老管理领域存在真空,政策措施落地难、实施难,老龄工作协调力度不够、监督水平低下等一系列问题,3月7日,全国人大代表柳红接受专访时指出,目前没有一个专门的政府行政机构来统筹协调落实,国家的老龄工作职能分散在二十多个政府部门,这使得党对新时代老龄工作的领导无法快速、有效地落地,难以进一步激发老龄社会活力,影响了广大老年人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

 

经过深入调研,柳红发现,我国自1999年进入老龄化社会,老年人口规模日益庞大、老龄化程度日益加深。根据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截至2020年11月1日零时,我国60周岁及以上老年人口26402万人,占总人口的18.7%,65周岁及以上老年人口19064万人,占总人口的13.5%。“十四五”时期,我国老年人口总量会由相对缓慢的增长状态转至快速增长,将在未来短短10余年间相继冲上3亿人和4亿人大关,人口老龄化是我国在21世纪不可逆转的基本国情,复杂形势和应对任务之繁重、艰钜是前所未有的。当下,成立国家老龄事务部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早成立比晚成立主动,与其被动应付不如积极应对,不能等出了问题再来纠正。

 

对中国老龄化社会一系列问题,柳红认为,一是在对老龄工作的认识上,不少地方政府尚未把发展老龄事业提高到全面实现第二个百年目标的国家战略高度进行制度设计与安排部署,而只是把老龄事业简单等同于一般“养老”问题,政府也管也不管,有的将养老服务异化为“养老地产”“高端会所”,不少所谓“养老”服务不接地气、形式主义严重只作表面文章。《“十四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服务体系规划》部署了织牢社会保障和兜底性养老服务网,扩大普惠型养老服务覆盖面,强化居家社区养老服务能力,完善老年健康支撑体系,大力发展银发经济,践行积极老龄观,营造老年友好型社会环境,增强发展要素支撑体系,维护老年人合法权益等9大方面具体任务,如果没有一个强有力的政府行政部门进行组织执行、协调督导,部分推动有阻力、落实有困难的工作任务,会出现无部门负责,相互推诿、扯皮,规划确定的目标任务很难得到有效落实。

 

二是在老龄工作管理体制上,目前的老龄工作职能分散在卫生健康、发展改革、民政部门以及教育、科技、工业和信息化、公安、财政、人力资源社会保障、自然资源、住房城乡建设、商务、文化和旅游、金融、税务、市场监管、体育、医疗保障等20多个部门,碎片化的治理体系难以有效解决实施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所面对的全局性、长期性、基础性问题。1999年成立的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只是国务院主管全国老龄工作的议事协调机构,随着新一轮机构改革,全国没有形成上下一致、功能相当的机构体系,作为议事协调机构其统筹协调职能有限,更与当前的形势任务差距很大。

 

三是在老龄工作法律、政策上,梳理了2000-2011年开始全面部署老龄工作的“探索发展期”、2012-2018年顶层设计大力推动养老服务“快速发展期”以及2019年至今国家积极应对老龄化加强新时代老龄工作的“战略发展期”,涉及养老保障、养老服务、老龄健康、老年文化教育、老年权益保障、老龄产业、老龄宜居环境、老年科技等8大领域出台了近60个法律法规、政策性文件,总体上看缺乏有效协调,配套性不足,可操作性不强,执行低效,有些文件近乎于为发文而发的文,政策的科学化、精细化程度有待加强。

 

四是在老龄工作社会动员上,《意见》强调广泛动员社会参与,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调动群团组织、社会组织和机关企事业单位的积极性。目前的现状却是各领域和各社会主体之间协同不足、全面统筹的水平有待进一步提高,市场对可获利部分的积极性很高,托底性、长期性的公益部分少有顾及。以老龄服务之名行房地产开发之实的有之,打着老年服务旗号行“骗老啃老”之实的有之,面上、易出成绩的落实了而真正涉及老年人急难愁盼的“核心需要”却迟迟未见行动,适老产品和服务的供给数量不足与质量不高并存。如失能、重病、高龄、低收入等老年人健康服务、养老问题,如经济困难的失能(含失智)、孤寡、残疾、高龄老年人以及计划生育特殊家庭老年人、为社会作出重要贡献的老年人的优先服务、托底等公益事业发展问题,基层群众反映总感觉“雷声大雨点小”。

 

如何为解决涉老管理领域存在真空,政策措施落地难、实施难,老龄工作协调力度不够、监督水平低下等一系列问题,柳红认为,必须加快建立健全职责清晰、高效贯通的老龄事业的工作体系,以保障国家的老龄政策法规、措施办法从中央到地方一贯到底。为此,柳红建议,参照退役军人事务部的建制,成立国家老龄事务部,作为国务院组成部门,主抓主管全国老龄工作

 

建议可整合、重组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老龄协会以及原计生协会、计生办、计生服务组织等相关资源,归并卫健、民政、发改等多部门的老龄工作职能,在此基础上组建老龄事务部,统筹中央政府并指导地方各级政府的涉老公共服务及社会管理职能,并统一规划相关的资源配置、公共政策及制度建设,将老龄工作重点任务纳入政府重要议事日程,纳入经济社会发展规划,纳入民生实事项目,纳入工作督查和绩效考核范围,从而打破部门间的条块分割,形成统一长效的制度、资源和政策保障机制,推进党委领导、政府主导、社会参与的老龄服务体系建设。

 

来源:香港经济导报 记者 许国玺